经济美联储-美联储的实际政策是如何影响经济增长的-千年悬棺

  • 时间:

天皇寿宴如期举行

結論無論美聯儲決議對經濟影響幾何,從以上三種情況分類討論得知,儘管美聯儲100%依照特朗普的意願行事,經濟也不太可能實現4%的增長。

Evercore ISI的政策經濟學家Ernie Tedeschi根據中央銀行的主要經濟模型估計,在這一極端的情況下,到2019年,經濟增長可能會高出1個百分點,即,美國在2019年可能會實現3.2%左右的增長,但代價不菲。

然而,若真如此,美聯儲將很快進入一個負利率的世界,這將是美國歷史上首次,其負面影響尚未見分曉。另一擔憂是,若美聯儲按照特朗普意願提前降息,這將威脅美聯儲的獨立性。此外,由於提前降息,通脹風險也會增加。

眾所周知,特朗普嘴炮美聯儲已經不是新鮮事了。最近一次發生在6日前,特朗普再次指責,如果不是因為美聯儲加息,美國經濟增長將接近4%,道瓊斯指數可能會比現在高出10000點。

最大的代價無疑是高通脹的侵擾,物價大幅攀升,且難以控制。Tedeschi表示:

經濟學家表示,在2015年至2018年末期間,美聯儲九次加息,其中去年就三次加息,這確實可能抑制了商業投資和房地產市場。但是,這種影響並沒有在很大程度上拖累經濟,經濟增速也沒有因此減少近2%。經濟放緩的真正原因是貿易不確定性,其對經濟的負面影響難以估量。

MacroPolicy Perspectives創始人Julia Coronado指出,根據經濟的結構性增長路徑,經濟增長很大程度上受勞動力擴張和生產力驅動。

對此,不少經濟學家認為,這種說法是不現實的。

適中情況:美聯儲去年年初提前降息

按照這個理論,她估計美聯儲的利率設定可能會使2019年的經濟增速比2018年下降約0.1%。受投資支出放緩和貿易不確定影響,經濟增長可能再減下挫0.1%。但這些負面影響被財政支出增加和減稅的積極效應所抵消,她估計,這些寬鬆手段令經濟增速提高0.4%。

2017年,美國經濟增速為2.8%,2018年,經濟增速下降至2.5%。當前尚未出爐2019年全年GDP增速數據,但經濟學家估計,相對於2018年第四季度,美國經濟可能僅增長2.2%或2.3%。

極端情況:美聯儲在2015年到2018年間沒有加息

Ernie Tedeschi表示,據估計,美國經濟增速可能在2019年下降了0.5到1個百分點。

在通脹率飆升的情況下,美聯儲不得不大幅加息以打壓通脹,而如此突然且過激的手段可能會使經濟快速陷入衰退。

不過,至今不少企業仍然固執地認為,美國經濟放緩的主要原因是大環境所致,貿易局勢不確定性籠罩下全球增長放緩是真正推手。利率決定當然可能會產生一些經濟影響,但不太明顯。

這位經濟學家認為,如果美聯儲在2019年年初將聯邦基金利率降至零,這可能使經濟增速實現約0.35%的增長,在這一情況下,經濟將升至2.5%的水平。

當然,這些估計僅供參考,因為很難把貿易不確定性和較高利率分別對經濟的負面影響區分開來,也很難對這些負面影響對商業投資、製造業下降的打擊進行準確量化。

「到那時,通脹率將遠遠超出其規定的水平2.5%,甚至可能失控上升。」

那麼,如果美聯儲在2015年至2018年之間依然加息,但隨後在2019年通脹壓力緩和的情況下更快地降息呢?

若如特朗普所願,美聯儲根本沒有在近4年間加息,情況將會如何?

也就是說,在這種情況下,經濟增速依然沒能達到特朗普所希望的4%。而且,這還沒有考慮上貿易不確定性對經濟的打擊。

實際情況現實情況是,2015年12月美聯儲開始加息,隨後又陸續推行8次加息,直到去年7月美聯儲才開始降息,那麼,美聯儲的實際政策是如何影響經濟增長的?

單看數字,2019年經濟增速要從「2」字頭跨越到「4」字頭,這一目標已經十分遙遠。以下我們不妨分三種情況討論,若美聯儲在近幾年間採取不同的利率政策,經濟增長情況是否會有所不同。

今日关键词:拜仁击败切尔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