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识别-别把人脸识别技术搞成现代“刺黥”-中国最长寿的人

  • 时间:

中国市场这么大

(轉載請註明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應用人臉識別技術對乘客實施分類安檢,首先面臨著人臉識別技術的應用限制問題。在中國,雖然現今尚無對人臉識別技術應用的法律規定,但是相關憲法精神以及民法原則還是現成的。這裏面涉及到公共交通部門有無收集、使用公民個人信息,並依據這些信息將公民進行分類的法定權力問題。其二,公共交通部門依據什麼標準對公民進行分類,這些標準是公開的,還是秘密的,公民有否權利知曉自己被分在哪一類,有否權利表達對所分之類的不滿,依據什麼程序申張自己要求變類的權利,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所有這些都對應用人臉識別技術對乘客實施分類安檢的想法構成法律上的挑戰。

加強安全措施,必然影響運輸效率,並且這種影響還不小。這個影響也正是世界各國在公共交通安全與運輸效率之間尋求平衡時所要考慮的主要因素。這可能也是大多數國家的公共交通部門不願意犧牲效率,而不採取乘車安全檢查措施的主要原因。顯然,如果提高效率,就要放鬆安全檢查的措施;反之,則要做好犧牲效率的準備。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既不想犧牲效率,也不想放鬆安全檢查的措施,而是要向其他方面要效率,如應用人臉識別技術對乘客實施分類安檢,這就面臨著法律問題。

天津1日供暖:民生老規矩該改改了

保證地鐵等公共交通安全,是公共安全最重要的部分。為了實現公共交通安全,中國的公共交通系統,特別是地鐵運輸系統,實施了世界上最嚴格的乘車安全檢查措施,其中北京的地鐵交通運輸系統的安全檢查措施又堪稱嚴中有嚴。在北京的個別地鐵線路或車站進行人物同檢逐步擴展為全路網的人物同檢后,乘客進站的速度減慢,以致影響到整個地鐵運輸系統的效率,這個結果應該是決定採取人物同檢措施時所應預料得到的。

該官員認為,人物同檢效率低,與軌道交通海量乘客出行形成的量、力矛盾十分突出,為此,北京地鐵將應用人臉識別技術對乘客實施分類安檢,提高乘客通過效率。

    

據報道,上述官員在主題演講中說,新技術也逐漸要應用於大客流安檢的實踐中,北京地鐵要應用人臉識別技術實現乘客分類安檢,研究建立人員分類標準,並形成對應的人臉庫,依託人臉識別系統對乘客進行判別,並將信息推送給安檢人員,安檢人員據此對應採取不同的安檢措施。

[ 責編:王營]閱讀剩餘全文()

假使一個城市的公共交通部門有權應用人臉識別技術對乘客實施分類,那麼,分類后的安檢實施也會成為問題。分類之後,如何讓不同類別的人走不同的通道是一個大問題。如果讓部分乘客通過嚴格安檢通道,而同時卻讓另一部分乘客通過無安檢或者不那麼嚴格安檢的通道,那麼,這不就是在公共場合進行赤裸裸的歧視嗎?尤其是構成這種歧視的理由並不公開,乃至被歧視者個人都不知道時,這種歧視的傷害就更大。

一個人即使是涉嫌犯罪或涉違約侵權,其有罪與否、違約侵權與否,都要經過法庭的公開審理才可定論。審理期間,公訴人與律師、原告和被告之間,都要對各自的證據進行質證,而後經庭審法官依法判定,即使這樣,還不能避免冤錯案件。而應用人臉識別技術對乘客實施分類,則是公民被一個技術設備看了一下臉,在無知情況下就被定類。這,可行嗎?

今日关键词:何君尧遇袭视频曝光